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董琦:可选消费机会大 制造业盈利改善 零部件受益于朱格拉周期

近日,国泰君安研究所所长黄燕铭主持新一期的燕铭夜话,对话国泰君安研究所策略首席分析师陈显顺、宏观首席分析师董琦,针对国君策略最新出的策略报告“震荡不长久,挑战4000点”主题,进行深度解析。

近日国君策略团队在报告《震荡不长久,挑战四千点》中旗帜鲜明地指出,随着宏观与外围环境由不确定走向确定,风险评价将会下降,由此驱动行情从震荡走向拉升。

“5月25日市场大涨,成交量放大,我们的逻辑正在不断地被兑现之中,中盘蓝筹领跑、大盘蓝筹跟随的趋势也在兑现之下。就此,我们认为:横盘不长久,挑战四千点,券商股打头阵,中盘蓝筹领跑,大盘蓝筹跟随,小妖票没大戏。”

针对这个主题,国君宏观首席分析师董琦从宏观经济的角度谈了整体经济风险评价下降的表现,他表示除了通胀和流动性的确定性上升外,大家对经济趋缓也在达成共识。

他还表示最近人民币的快速升值来源于美元流动性的过度宽松,下半年人民币汇率不会一直升值,会在6.2~6.6这个区间波动。

另外他也谈到中美新的贸易谈判情况,以及消费和制造业领域新的投资机会。以下是他的观点汇总。查看视频

黄燕铭:我们认为目前整个政治经济的确定性在提高,无论是经济增长,还是货币流动性,还是通胀,还是外围环境,这是导致整个风险评价下降的主要原因。那如何理解整个确定性的上升这种状况呢?

董琦:首先我想从4月的市场开始谈起。当时大家对大宗的上冲,包括流动性收紧、货币政策转向还是比较担忧的。

进入5月,特别是5月中旬,我们发现无论是国常会的喊话,还是海外部分大宗商品出现阶段性回调,大家对通胀一路上升的担忧出现了明显减弱,整个确定性出现了提升。

我们判断今年第一轮通胀预期上冲基本已经告一段落,年内肯定还会有第二轮的通胀预期上升,但第二轮的通胀高点要比未来一两个月通胀高点要低一些。

第二对流动性收紧这块,4月底政治局会议的时候,大家对货币政策的转向还是带有一些疑惑,特别是觉得经济相对还在复苏过程中,不急转弯是不是要逐渐从不急到转弯。但是从4月底政治局会议,以及一系列后续政治表态,还有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我们发现流动性环境相对来说还是偏宽松的状态。

那市场就出现了对流动性预期的阶段性修正。站在现在时点看后续,我们认为流动性大概率还是会维持一个稳定环境,核心原因就是我们认为整个紧信用还会持续,社融增速的下行会持续到三季度,这个过程中需要一个稳定的流动性环境配合。

另外对社融增速下行的判断,我们觉得最快的下行阶段已经过去,后面社融增速的回落会缓和一些,特别是四季度会企稳,甚至出现小幅反弹。

那么流动性方面的确定性也在进一步提升。

叠加对经济增长的大体判断,整个下半年宏观经济还是略下行的状态,但下行斜率相对会缓和,不会出现失速的风险。在这个过程中,经济形态确定性也会进一步提升。

黄燕铭:下个阶段,除了通胀和流动性,最近宏观领域还有哪些变化值得我们去关注的?这些会导致未来风险评价上升还是下降?

董琦:除了上面两点,我还想分享关于经济结构变化的思考。

结合最近的经济数据,我们能看到今年整个上半年经济基本跟去年年底四季度的特征很一致,整个经济增长的动能还是主要来源于房地产的投资和出口这两项。

另外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新特征。

首先是经济增长的反弹和复苏的动力出现了边际趋缓,特别是基建投资的反弹方面,同时消费的修复还是有些缓慢。

那对后续,我们觉得整个消费的复苏可能出现一些新的分歧,也就是大家对后面消费增速能否在短期快速回到疫情前,出现了新的担忧。这对后续经济增长的动能有一些拖累。

对地产和出口,年初时候大家都担忧今年地产投资会不会下得比较快,出口下半年会不会出现快速回落拖累整个经济。走到现在,我们依然看到地产和出口的韧性是非常好的,下半年这两经济分项的趋势还是会逐渐向下,但不会像大家预想的那样快速下行拖累经济。

结合这几个分项判断,经济整体是下行趋势,但斜率相对比较缓和。这是当前经济的一个特征。

第二个就是我们认为或许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支撑会延续。由于经济有不平衡复苏的特征,整个服务业、消费还有制造业投资的修复都相对是比较缓慢的。但是地产和出口强势依旧,带动上游大宗的涨价,拉动上游企业利润,整个经济复苏的不均衡特征变得更加明显。这意味着后续整个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支撑我们觉得也会延续。

那整体宏观除了通胀和流动性的变化外,我们觉得一方面下半年经济下行,但斜率趋缓会成为大家的共识,另一方面整个货币政策对当前不均衡的复苏会延续支撑。这亮点对整个资产价格的环境都比较友好。

黄燕铭:我们看到最近人民币离岸汇率出现大幅升值,想问下董琦,核心原因是什么,未来汇率会怎么走,对A股市场又有什么影响?

董琦:确实最近人民币升值趋势以及预期上升得非常快,我们认为这轮人民币升值趋势更多是来源于美元的阶段性走弱,也就是美国市场流动性过度宽松,导致美元指数的走弱,带来人民币的被动升值。

对后续,我们认为下半年人民币依然是双向波动的状态,不会一路趋势性升值。我们判断仍然会维持在6.2~6.6之间。

眼前我们认为人民币升值还会延续一段时间,但是大家需要关注年底美联储转向的动机,当美联储进行一些收集操作,美元指数会出现阶段性反弹,那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对减弱,甚至出现贬值。

中长期而言,我们觉得人民币还是处在不断升值的通道中。这是我们的判断。 

黄燕铭:请董琦讲一讲目前银行经营的大环境如何,银行股会有怎样的表现?毕竟很多朋友说,指数编制里银行占比还是比较高的,如果没有银行发力,指数也不会上去。我们判断大盘会挑战4000点,是不是暗示着对银行股的看好呢?

董琦:我先来简单讲一讲银行当前的经营状况。对这个问题,我们应该从社融,从信贷结构的角度进行讲述。

信贷结构方面,从年初到现在,银行业务支撑最强的两块是居民中长贷以及企业中长贷,背后就指向居民的买房行为,以及企业的资本开支以及经营方面的融资需求。

从整体上看,银行的当前经营中的优质资产还是比较少的,因此在监管的约束下,银行更多的资源主要往房地产方向,特别是居民的中长期贷款方向流,主要从事这些资产的争夺。

往后看,来自居民的中长期贷款对银行还是优质资产,会持续占据整个银行资产端的主导。社融增速下行,融资成本上升,银行会受益于这一轮融资成本上升的周期,这是从宏观方向对银行的判断。

黄燕铭:聊聊消费,从宏观角度,整个一季度国内消费局势是怎么样的,未来两个季度你认为又会怎样?

董琦:从宏观角度观测到,4月数据公布,我们看到消费出现小幅回落,不及预期,整个改善的趋势出现一些间断。

从宏观上看,我们认为接下来消费大方向维持修复,整个下半年消费对经济还是比较重要的推动力量。

从具体结构来看,我们觉得制约当前消费修复的核心是整个居民端收入的变化,居民收入特别是中低收入群体收入的改善增速还是偏缓。这造成了整体服务业当前的修复还是没有回到疫情前。

往后走,随着确定性提升,疫情管控的乐观局面出现,我们觉得整个服务业还会加速恢复,消费也会有更大的机会。

另外在当前的收入分配格局下,可选消费的机会会更大些。

对必选消费,就是大家平时的吃穿住行等核心需求,我们觉得在当前的通胀环境下,随着后续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加速改善,也会有一些积极点。

同时在国货这块,也想和大家多聊几句。我们去看百度的搜索指数,去年还有年初,大家的国运相关词的搜索热情非常大,今年某个时点出现了一些变化,大家对国货和国潮这类词的搜索频率显著超过了国运。

通过这一点,我们也发现消费者对国货跟国潮的关注度大幅提升。往后看,我们也确实认为消费里国货跟国潮的一些品牌相对比较有优势。

黄燕铭:关于板块我们讨论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朱格拉周期固定资产投资,以及由此相关的一些设备类企业的。今年年初随着出口的增加,消费提升,周期品投资需求提升,下个阶段大家对设备类的东西会越来越感兴趣。

站在现在,董琦站在你的角度,怎么看下个阶段企业的固定资产投资的机会?朱格拉周期会不会出现,机械类的股票会不会有机会?

因为我们知道之前有色金属、钢铁以及塑料等一系列原材料价格出现上升,这些企业的利润基本是被挤压的。那未来会不会有利好,带来风险评价的下降呢?

董琦:我们在年初时候提到很多周期性企业以及消费性企业,在盈利状况非常好的情况下,会出现比较强的资本开支动机。

但是我们看到整个上半年国际定价的大宗商品出现一轮快速上涨,国内的钢铁以及相关的原材料领域也在碳中和的催化下出现一轮价格暴涨。

那大家对中游的制造业企业,特别是设备类企业的悲观预期提升得就非常快。觉得他们成本整体抬升得非常快,终端需求又没有看到很强的动力,原材料端压力向下游的传导不是很顺畅,那大家就比较悲观。

那从现在这个时点看,首先第一点,我们复盘了过去三轮PPI价格快速上升的阶段中,中游行业的利润是怎样变化的。发现在PPI上升斜率最陡峭的阶段,也就是初期,他们的盈利水平确实遭遇了原材料提价的冲击。

但是如果把涨价周期拉长来看,在原材料涨价过程中,很多有竞争格局优势的,对终端一架能力比较强的企业,会出现逐渐的提价现象。

在后期PPI不会永远上升,一定会走平,然后逐渐走缓,甚至下行。那这个阶段企业会受益于逐渐的提价,在后半段盈利的改善就会非常明显,会享受到前期提价的收益。

因此复盘整个涨价周期,我们看到很多中游企业在一轮涨价过程中,利润受到的冲击相对有限,甚至部分行业和企业盈利还会出现改善。同时很多小企业因为无法提价,可能出现出清,大企业会把份额抢占过来,形成一种利好。

第二点就是有关朱格拉周期,我们依然看好下半年这轮朱格拉大周期。同时我们想强调外部驱动力,随着美国和欧洲经济的复苏,下半年美国可能在年底附近有新一轮基建计划,有投资,这对这轮朱格拉周期会有很大贡献。

届时国内的科技类行业、部分原材料行业都会受到很强的拉动,还有特别是设备类出口企业,美欧在产能修复过程中,对中国一些零部件企业的出口拉动也会比较明显。

所以受益于全球产业链的恢复,中国在这些产业链里嵌套比较深入的环节,也就是一些零部件领域的企业,下半年还会有比较强的机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bet3365官网_bet3365体育注册_bet3365娱乐 » 董琦:可选消费机会大 制造业盈利改善 零部件受益于朱格拉周期